고마워

记录杂事

Aurore

神父,我之所以讨厌你,就是因为你真的以为自己代表上帝。

红辣椒

从表现被压抑的意识的意义上来说,你不觉得网络和梦境很像吗?

在深远的梦境之前,科学不过是垃圾而已

想法革新!想法革新!

汤浅不是抖动修正,不要那么浅显的给人家扣帽子。你只能看到人的一面,你只能看到人的一面

脚本

这是一个非常平淡无奇的人,话多应该算是其唯一特质,但是算不上什么好事。自从上一次例行三月头脑风暴后开始变得爱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思考人生,所想的差不多都是看官您现在所见,一堆不过脑的支离破碎的废话而已。
好想去喝酒啊,好想不做人啊,做一条狗多好,做一块路边的石头多好。每次这么想着却总是有什么东西挡在眼前,从他出身在这个社会(家庭)就注定这他就带着这种思考模式度过余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想想排名不要整天想着学坏,抽烟不行喝酒不行谈恋爱也不行。酒吧很危险蹦迪很危险夜晚的街道很危险)。所以在内忧外患下即便叛逆的心愿强烈也就只能在心里想象,并没有胆气跨过某种教条约束的大墙去付诸实践,就这样吧,他想,又躺了下来。

于是他成为了一个四叠半主义者(死宅),外部的道路被阻断,那就来探索内心吧。桌上床上一堆书,蒸汽帐号里买了一堆打折游戏,欢呼,我的四叠半生活,我将在这么拥有着高尚而丰富的精神世界!万岁!他有一群四叠半朋友,隔三差五出来在楼下河边的烤鱼店一边喝啤酒一边畅聊人生至半夜,聊的都是电影游戏小说,最后话题还是以:啊,我好久没和人类说话了呢,大家感慨一声而终结。四叠半仅限于假期生活,如果不出门旅游,便是这样的情况。快学又是一条狗,成为社畜后大概又是另外一番景色,乘坐着早高峰的地铁,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被挤来挤去,疲惫下车,签到,听同事八卦,看上司脸色,疲惫下班,回家混到在床,日复一日还房贷,本来颁布恋爱禁令的家长突然催婚,结了婚生小孩,被炒鱿鱼,被丈夫家暴。真的吗?未来真的是这样吗?(坠入深渊,不要啊!)

冷静,不你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先不要往最坏的方向设想!(回到四叠半中)说到逃离四叠半(死宅逃离死宅的居所),最早的灵感来源是cube心慌方。会不会跟cube escape逃离方块有着同样的起源。逃离方块又与双峰有着蛛丝马迹的联系,上个世纪双峰被大卫林奇拍成电视剧,


由杨绛与张爱玲的差异想到

杨绛说张爱玲那一类的女人是性饥渴的女人(充满贬义)。但其实从二者童年对比就可以看出,杨绛不缺爱而张爱玲非常缺少这种充盈感,性与对男性的依赖都源于她对安全感的渴求。如果把一个人的童年比作一个装了半瓶液体的(半透膜)杯子,童年的爱就像海洋将其包容在内,成年后液体就会从杯壁渗透出来,进入干燥的世界,于世界来说这样的感觉是温和的。反之童年缺少外界的爱的滋养,例如出生沙漠,体内的水分就会蒸干,即使成年的世界相对湿润,他也只能处于一种不断索求的状态,就像松子,和张爱玲那样。

嘲笑我的野心与理想现实间的差距阀值

-好想做变态杀人狂啊。
-明天你的同桌就被杀了是吗?
-这么说来你的死亡概率是二分之一。
-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我开玩笑的

把一个盘根错节的腐败系统割裂需要漫长的时间和艰苦的思想斗争,牵扯太多,毒瘤依附着旺盛的生长着,不具备勇气和留血的觉悟就会慢性死亡。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于是决定去参照美苏冷战来观望当今形式,可是看了一段时间发现美日经济战应当作为更具有价值的参考系,尽管时代与具体特征不同,但都到了命运的节骨眼上,P民只有听天由命了

如果说寻找答案只是为了满足一种快感,一种看似征服问题后的满足和虚荣,那本身这个事情就很没有意义。但却成为活着的动力呢,活着的期冀和目的,还真是单纯啊